暴风城特产狼排

暴雪厨 什么cp都吃xx 没有cp洁癖,所以产的粮乱七八糟的,别嫌弃我

着陆

瓦狼!!嗑爆!!

Strix nebulosa:

※请注意:本文的CP是瓦狼,既瓦里安.乌瑞恩/吉恩.格雷迈恩,确认能接受再继续观看,谨防踩雷,感谢阅读,谢谢。




给自己的生日贺文,可算是按时赶出来了。7.0之后无论如何也想吃点瓦狼的甜食。等过一阵写点欢乐向的吧!祝我生日快乐!




正文


他的意识缓缓醒来。


 


然后,就像一直包裹着他的黑暗屏障出现了裂口,疑问伴着剧烈的疼痛自那缝隙喷涌而来。我在哪?他的思维狂乱的跳跃着,记忆如碎片般闪回。阴云密布的海滩,联盟的军队,撤退的号角,信纸在风中猎猎作响。他拼命挣扎着,尝试移动,尝试睁开眼睛,然而所有的努力都仿佛坠入了虚空,他只是一直在坠落、坠落、坠落。


 


发生什么了?


 


他记得碧绿的邪火,胸口被撕裂的剧痛,古尔丹狰狞的笑声。他……


 


“嘘,瓦里安,别乱动。”有个声音这么说,低沉、镇定,一双手压在他的肩膀上:“战斗已经结束了,你是安全的。你在暴风城,暴风要塞,这很安全。你在家。”


 


他认得这个声音。


 


“你的家人和朋友们都在这里,”吉恩的声音继续说着:“你想见他们吗?”


 


是的,他想。老天,安度因。


 


“我去叫他们,你试着老实点,别再弄伤你自己。”


 


在脚步声离开床边之前,他感到有人捏了捏他的手掌。


 


****


 


当他再次醒来时,世界看起来稳定了许多。


 


疼痛依然存在,但此时更像是背景里一个恼人的杂音。瓦里安缓慢的眨眼,直到视野里模糊的色块中逐渐析出清晰的线条和光影,最终定格成房间里熟悉的陈设。


 


他侧过头,吉恩就在那,穿着件皱巴巴的衬衫,袖子挽起在手肘上方,正窝在床边的椅子上里小憩。他一只手肘架在扶手上,另一条胳膊前伸搭在床沿,随着呼吸的频率一下接着一下的不断点头。对于那些知道格雷迈恩有多么注重仪表的人来说,眼前的场景多少有点好笑。然而下一秒吉恩就睁开了眼睛,眼神清醒又警惕,和刚刚那个疲倦到坐着睡着的男人判若两人。


 


他们看着彼此,像两个久未谋面的人一样迟疑的互相打量,仿佛难以确认对方是不是真的在这。


 


“早上好啊,睡美人。”吉恩微笑着打招呼,他坐直身体把伸出的手收回身侧,突然流失的温度让瓦里安意识到吉恩一直把手搭在他的脉搏上:“来点水吗?”


 


他点头,感觉嗓子干的像燃烧平原的地面。


 


吉恩从椅子里支起身,在瓦里安努力尝试坐起来的时候按住他的肩膀。“别逞强。”他警告,然后扯过一个靠垫安置在对方的头颈之下:“重伤员给我老实呆着。”


 


瓦里安难得的没有对此感到不满,他短暂地闭上眼睛,痛楚依然烧灼着神经,仿佛每一寸皮肤、肌腱和骨骼都在尖叫着威胁要再次分离。但他能搞定这个,至少这痛楚让他感觉真实和鲜活。


 


他在另一波睡意将他俘获之前睁开了眼睛,吉恩在床沿坐下,把一个插着麦管的水杯递到他的面前。他凑过去小口啜饮着,直到觉得血液又开始流动,这才推开杯子,含糊的道了谢。


 


“我睡了多久?“他用嘶哑的声音问到。


 


“三天,但你错过了将近五个月。”吉恩轻声说:“战斗结束了,我们赢了。”


 


那感觉像长舒了一口气,瓦里安放任自己向后靠去,但紧接着另一个疑问浮出脑海。


 


“我记得……我已经……”他仰头看着天花板:“我死了。”


 


“你死过。”吉恩纠正。


 


“发生了什么?”


 


“和上古之灵有关的什么事,我相信在这个问题上大德鲁伊比我更有发言权。“吉恩耸耸肩:“比起这个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?”


 


他试着挑了挑嘴角:“感觉……像被撕碎过。”


 


“一点也不好笑,乌瑞恩。”吉恩好像也吃惊于自己声音里的严厉,因为他几乎是立刻站了起来,背过身去走向房间另一端的一张桌子。


 


瓦里安看着他的背影:“我很抱歉。”他真心实意的说。


 


他听见长长的叹息,随后那能变成狼的男人把杯子放在桌面上转过身:“这种笑话可别拿去给安度因听。”


 


“安度因,”瓦里安柔声低语着这个名字:“我儿子他……”


 


“是国王了,你醒来的不凑巧他刚走,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他。整个战争期间就是他在运筹帷幄、主持大局。”年长的男人感慨到:“他成长的非常快,了不起的孩子。”


 


“他的确是个了不起的孩子。”瓦里安微笑着说:“那么联盟……”


 


“联盟的近况还不错,”吉恩抢在他说完之前说到:“但这不是你现在该担心的事情,趟回去好好养伤,以后会有人给你补习历史课的。”


 


“嘿,我又不是玻璃做的。”


 


“重伤未愈,连话都说不利索的人没资格讨价还价。”


 


“我自己的身体我当然清楚。”尽管在内心深处,瓦里安知道吉恩是对的,他的嗓子疼的要命,沉重的疲劳仿佛在吸食他的骨髓,但他在尽力抵抗着,他放不下……


 


拜托你!”吉恩向前踏了一步,声调突然扬起。他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发出恼火的闷哼退回原处,把双臂环抱在胸前。“就算是为了外面那些担心你的人,”过了一会他抬起头:“所有人都看见了那时候发生的事,所有人都知道你愿意为联盟而死,但为了他们帮个忙,”一声深深的叹息之后他疲惫说:“哪怕就这么一次,瓦里安,把你自己的命当回事。”


 


瓦里安静静地看着吉恩:“你要知道,是我没有抓住你的手,我自愿赴死,因为职责所在。”他说。


 


“我明白,”吉恩回答。


 


“没人能预见当时在破碎海滩上发生的,没人想到那个是个陷阱。”


 


“我明白。”


 


“战争必然会带来牺牲,对其他士兵来说如此,对我来说也一样。“


 


“我明白。“


 


“那你也应该明白这不是你的错吧?“瓦里安轻声问。


 


“我明白,”吉恩点点头:“我明白,只是……”他停了下来,仿佛搜肠刮肚的寻找合适的词句:“只是……”他突然梗住了。吉恩深深的吸气,双手在身侧握紧、松开,然后再次开口:“就……老天爷啊……”他猛地闭上嘴,截断自己颤抖的声音,把头扭向一边。瓦里安只能看见他双眼紧闭的侧脸,看见他如何抬起手狠狠的搓了搓面颊。


 


最后,在又一声悠长的、疲惫的叹息之后:“就……别再来一次了……”吉恩说,垂下头轻轻摇了摇:“别再来一次了。” 那一瞬间他看起来无比的苍老和憔悴。


 


瓦里安看着自己的双手,在他身为国王的一生中曾无数次在谈判中与人交锋,但在面对他所在意的人们时却依然如此不善言辞。他思考着,想着那些关心他的人,想着他的离去对他们造成的伤害。这不是道歉能解决的,而纵然被给予第二次机会,他却给不出任何承诺,因为他的命运随时可能把承诺变成一纸空谈。因此,他只是牵扯嘴角露出一个微笑


 


“我说,不给从战场回来的小伙子一个吻吗?”


 


那是一段很久的沉默,久到瓦里安以为吉恩就会这样一言不发的开门离去。但他并没有。在某个时刻吉恩抬起头,脸上是那种他下定了某种决心时候的表情,接着他大步走过去,弯下腰,把嘴唇贴到瓦里安的双唇上。


 


这几乎算不上是一个吻,却又是如此的珍贵,这是漫长痛苦之后的救赎,是多舛命运的馈赠,是一切已然太迟了之后依然诞生了的奇迹。在擦过对方双唇的时候,他嘴唇上干裂的伤口隐隐作痛,可就连这疼痛都是珍贵的。


 


他在吉恩向后退去的时候抓住了他的衬衫,轻轻拉扯,牵引着对方靠向自己,直到吉恩坐回床边,俯身把头埋在他的肩颈处。年长的男人在他耳边模糊的呢喃了些什么,而瓦里安只是伸出手臂环住他,手指埋进银灰色的发丝。


 


“别担心。”他承诺:“我抓住你了。”


 


那依然有许多事情悬而未决,许多话题需要探讨,然而此时此刻,他们只是停留在彼此的怀里。最终,停止了坠落。


 


END










(有人问为什么最后瓦里安还是给出了承诺?那个承诺只属于当下。)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每次到了麦扣画风就变了系列x

BlackCatL/R:

实不相瞒,想吸劳丽

#ooc高亮##沙雕脑洞!!#
其实我真的想知道大夏天的文生真的不会化了吗(gun)
最近没啥灵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完蛋了x
各位看官乐呵一下哈!我会重新沙雕(?)起来的x

我已经是条死咸鱼了

嘤嘤嘤我本来是想产粮的 但是奈何 奈何 搬家没有把我的安卓机子搬过来(。)
产粮是会产的 拿到手机就产嘤嘤嘤x

万鳥朝凰:

下午好
在黑雾里长眠吧♪

【屠夫的合照:燃烧此祭品,在下一局的游戏中使杀手上限数量变为11个】
【逃生者的合照:燃烧此祭品,在下一局的游戏中使逃生者上限数量变为12个】
↑纯属胡扯

屠夫合照作者 @木又寸王里化
人类合照作者 @雨吉
Gif内容均会出现在动画中,请敬请期待♡

#ooc预警,恶搞向#
赶着儿童节的尾巴摸个鱼(。)
儿童节快乐!!
欺负Freddy 1/1

#ooc高亮预警!恶搞向!#
#屠夫招聘第一弹#
邪灵说:天热了,我们招点新屠(壮)夫(丁)吧!小叮当你过...算了,夹哥你来负责一下。
其实我一直觉得闪灵女主真的和阔怕啊!!恶搞向!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赞美太太!

最棒的畸形.:

当当!第一批!

嗯雷同的问题将不会再回复,然后上次那层作废啦!只有在这里评论才会被回复,以此归类喔。

来啊!四舍五入不要钱啊!

面团世界第一怂:

杀鸡疯狂新低打折,云玩家朋友真的不入坑吗???
以及即将上线新dlc和皮肤商城,真不心动?
骚衣服又多啦!!